36选7开奖开结果:省政協委員、省花鼓戲?;ご兄行囊患堆菰斃舷輾蹇謔觥 跋煩鍘憊怯澇兜牡撲?/h1>
2019-04-06 09:48來源:湘聲報-湖南政協新聞網 

2422期36选7 www.qhlkl.icu 睹物思人-清明欄花1.jpg

□ 文/湘聲報記者 李飛 整理 圖/湘聲報記者 閆利鵬


邢險峰3.jpg


  幾多情,無處說,落花飛絮清明節。


  在這個緬懷故人的日子里,親人遺留物件背后的故事,傳遞著思念,也傳遞著溫暖,讓人備感溫情。


  睹物思人,追思逝者,傳承精神,感悟生命。



  公公,離您去世已經過去了整整15年。又是一年清明到,此時此刻對您的懷念無以言說。


  前幾天在省花鼓戲劇院檔案資料室,偶然翻出了您當年手寫的這厚厚一疊劇本、隨記和研究論文,震撼、激動、感傷,各種思緒涌上心頭,竟無語凝噎。


  小心翼翼地翻看著有些泛黃的紙張,輕聲念讀著您用心寫下的字句,您對我們的指導、您導戲的情景,如電影一樣在我腦海里閃現。


  對我來說,您是家人,是同事,也是忘年之交。此刻,我想對您說,公公,您用您的行動教會我“戲比天大”,我一刻也不敢忘。也請您放心,這些年來,一代代花鼓戲人堅守初心,把你們留下來的經典傳承好之余,也大膽創新,用更為新穎的方式讓更多年輕人喜歡上了湖南花鼓戲。這是后輩們給您的最好慰籍。


邢險峰.jpg邢險峰向記者講述公公張建軍等藝術老前輩的事跡


  一個名副其實的戲癡


  我公公張建軍是第一代湖南花鼓戲演員和導演。他從1951年開始從事戲劇工作,曾先后塑造了60余個舞臺形象。后來改任導演,共導演了100多部不同劇種、不同題材、風格各異的傳統和現代劇目。


  湖南農村有句俗話,“做戲是瘋子,看戲是傻子”。我公公是個名副其實的戲癡,他沒有其他愛好,只癡迷于排練廳和舞臺,鉆研角色時如醉如癡,手寫劇本、臺本時如癡如醉。晚年他因身患肺心病只能躺在床上,進不了排練場,仍憂心湖南花鼓戲的發展,堅持撰寫與戲劇導演有關的研究文章。


  到了生命的最后時刻,他寧可不治病,也要把自己的學習心得和論文結集出版。因為這些文章凝結了他對戲曲藝術的畢生心血,同時也想為后輩留下一些戲曲經驗。


  公公曾多年擔任省政協常委,多次為湖南花鼓戲的傳承發展搖旗吶喊,呼吁加大對湖南花鼓戲的重視和扶持力度。他的相關建議得到了當時省領導的批示。


  清明時節倍思親。再次翻出公公留下來的劇本手稿,看著一張張年代久遠的照片,還有數不清的榮譽證書,我仿佛又置身于那個湖南花鼓戲名震一方,雖無比艱苦卻榮耀輝煌的年代,看見全身心都投入到戲劇之中的他。


  我對花鼓戲的癡迷,并形成自己的表演風格,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我公公等一批老前輩的悉心指點和教誨。他們心無旁騖、全神貫注攀登藝術高峰的執念,深深地影響了我。所以,在歲月的流轉中,我能一直堅守花鼓戲舞臺,并在不斷沉淀、積累和迸發中,成就我純粹的戲曲人生。


  感謝我公公等一些德藝雙馨的老師,他們對戲曲事業的熱愛和擔當,為學生樹立了極好的榜樣,而他們豐富的表演經驗和誨人不倦的精神,極大地奠定并促進了一批年輕藝術人才的迅速成長。這其中,有我,也有李谷一老師。


  執導《補鍋》聲名遠播


  花鼓戲《補鍋》是我公公戲曲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個劇目。


  1964年,公公接到排演《補鍋》的任務,當時他內心很忐忑,因為那時現代戲并不被看好。


  “演現代戲不能像演傳統戲那樣墨守成規,教我們演現代戲的老師是生活,只有到生活中去學習,結合社會現實生活練功,才能演好現代戲,才能為現代戲爭取更多的觀眾?!憊庖幌?,最終造就了《補鍋》這出戲,成為歷久彌新的經典。


  創作排演不到一年時間,《補鍋》被選為中南地區匯演的表演劇目。那段時間,演員天天泡在舞臺上,導演、編劇、作曲也盯守在現場,對每句臺詞、每段唱腔反復推敲,對演員的一招一式嚴格要求。天道酬勤,在中南匯演上,《補鍋》大獲成功,湖南花鼓戲由此走向全國,帶給人們很多歡樂和記憶。我公公、李谷一等參演人員為此受到毛主席、周總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,戲劇大師梅蘭芳稱贊我公公“開創了戲劇的新程式”。


  1985年,李谷一回湖南舉辦“鄉戀”音樂會,《補鍋》原班人馬在湖南大劇院又演出了《補鍋》。作為導演的公公仍像當年那樣,嚴格要求演員們的每一個動作和唱腔。當時正值酷暑盛夏,排練時,汗流浹背的公公幫著李谷一反復回憶、溫習“蘭英妹子”的身段動作。演出一結束,觀眾們熱淚盈眶,都站起來鼓掌。


  我公公一生苦戀戲曲,戲曲也給他帶來了諸多殊榮。他是國家一級導演、中國戲曲導演學會副會長,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,并獲得過“文華獎”“五個一”工程獎等多項榮譽。


  把藝術精神傳承下去


  1995年,公公導演的《羊角號與BP機》參加全國戲曲現代戲交流演出,獲最佳導演獎,而作為主演的我獲優秀表演獎。此外,我還在他導演的其他10多部戲里擔任主演或參演。在我印象里,導戲時的公公神采奕奕。那幾年,是我成長最快、收獲最大的幾年,也是從那時候,慢慢修煉出自己的風格。


  在我的藝術生涯中,最能代表我藝術成就的劇目是《喜脈案》。這部劇的導演也是我公公。在《喜脈案》中,我飾演的公主落難民間,與書生喜結良緣,回宮后仍舊情不忘,不羨富貴榮華,不愿嫁與新科狀元,一心只想和窮書生生死相守。雖然這部戲并未給我帶來最高的榮譽,卻讓我由衷喜歡,也是我用情最深、形神俱合的角色。


  幾度出演這個劇目后,我深切理解到公公的癡念。想這世上萬物,既便天生靈性,也需有此癡念,方能心無旁騖,專于一事,終成大器。


  2003年,公公離世給我帶來很大的觸動。以前,我有些好強執拗,公公的離世讓我忽然間便一切了然于心,懂得了當初自己的選擇、堅守和對唱戲的癡念,從此內心變得安定平和。


  2013年,省花鼓戲劇院在建成60周年之際,制作了一個名為《亮相》的短片,梳理了劇院從1953年到2013年的歷史變遷。舉辦紀念活動那天,看著熒幕上閃過的畫面,特別是看到公公在創作、排演時的照片,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。


  那一刻,我感受到一種焦灼、緊迫的責任感。我們要把老一輩藝術家的優良傳統教給現在的年輕人,讓他們傳承下去,就像老一輩藝術家當年對我們做的那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