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选7复式兑奖表:心中的蓮霧

2019-05-24 09:28來源:湘聲報-湖南政協新聞網 

2422期36选7 www.qhlkl.icu □ 黎安



  在我的家鄉,蓮霧算是少見的外來水果品種,除了當季的時節上經營進口水果的商店,幾乎很難遇上這個在馬來西亞、香港、臺灣等地司空見慣的尋常吃食。


  知道世間有蓮霧,還要追溯到閱讀臺灣作家林清玄的散文《林邊蓮霧》。文章說到他去南部演講,一位計程車司機送他一袋蓮霧,并說這蓮霧是非同一般的蓮霧,叫林邊的蓮霧,產自海邊,吸收了海邊的鹽分,所以特別香甜。林先生談到林邊蓮霧結實香脆、水分較少、口味甜膩,讀得我差點流下口水,心里便記下了蓮霧這種水果。


  真正識得“廬山真面目”,還是十多年前某次去深圳出差,在水果攤看到一種模樣特別的水果,詢問店家,答曰“蓮霧”,這才有了相見恨晚的豁然開朗。果實頂端扁平,有的擁有蓮花狀的凹坑,下垂狀逐漸收緊,像一顆子彈,表面有蠟質光澤。一口咬下,果肉呈海綿質,略帶蘋果香味,香脆、清爽,水水的,綿綿的,久久留香。初嘗蓮霧,便讓我深深地愛上了這長相別致、色澤鮮艷、口感鮮美的果中尤物。


  我眼中的果中尤物,在常居港臺的林清玄看來,便是尋常東西。林先生曾寫過短短的散文篇什《平常的水果》,提及他問從國外回來的朋友,最想做的是什么,朋友答曰:“如果能吃到楊桃、蓮霧、釋迦、甘蔗、柿子、枇杷,就心滿意足了?!苯幼?,他帶上朋友在臺北尋找這些在國外想吃又很難找到的水果,從朋友那喜悅滿足的表情中,體悟到平常的水果也“有了非常深刻美好的滋味”。


  雖然把蓮霧當成平常的水果,可林清玄卻有“很單純,也可以有很深刻的力量”的體驗。他在散文作品《青蓮霧》里,提及“當我們去采青蓮霧的小路上,想到童年吃青蓮霧的滋味,我就有這樣的心情”。


  我沒吃過青蓮霧,沒法體會那種略帶酸澀卻有很強烈香氣的味道,我吃到的都是加入了現代科技、進行了改良的、不用加糖、不用冰鎮的甜甜脆脆的棗紅、醬紅蓮霧或黑珍珠,是適合嘴挑的現代人的新一代品種。我沒有參與像林先生那樣一家老小采摘青蓮的活動,故而也沒法體會那份單純而又深刻的幸福。


  世間的許多事情都有機緣。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吃到心儀的蓮霧,前些日子,妻子網上購得八顆碩大的棗紅蓮霧。那天,正好是2019年1月23日。而這一天,臺灣知名作家林清玄過世,終年65歲。


  望著鮮艷的蓮霧,想著我還沒來得及拆包的林清玄的菩提系列散文,心里有著莫名的悲涼和低落。消息來得猝不及防,那個認為“人間有味是清歡”的、我最喜歡的散文高手林清玄走了,永遠地與我們離別了!我再度翻閱林先生的散文《翡翠蓮霧》,文章憶起外祖母家最后一棵蓮霧樹被砍除,憶起樹上結滿的翡翠鈴鐺般的蓮霧,說到“外祖母手植的蓮霧樹不在了,我只好把它種在心中,在這個轉變的時代,任何事物只有放在心中最保險”。此刻,我也將蓮霧放在心中,就如同把久已神交不曾謀面的林清玄先生永遠銘刻在心中。